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blackcareuk.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当前位置:百战网 > 国内新闻 > 女科长比老虎狠 任职8年贪出新高度>>正文
2017-07-13 10:30 来源:百战网 手机看新闻

女科长比老虎狠 任职8年贪出新高度

[提要] 7月12日,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南宁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原副主任丘朝阳贪污案进行一审宣判,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丘朝阳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

   7月12日,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南宁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原副主任丘朝阳贪污案进行一审宣判,以贪污罪判处被告人丘朝阳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

女科长比老虎狠

  新闻记者发现,这名女性副科长在8年时间里,利用负责接待的职务便利,以虚开发票等手段套取公款,而所敛钱财金额比令政策、仇和等52名省部级高官的都要多。

  这种“小官巨贪”式的腐败在某种程度上比大老虎造成的危害更广,专家建议,针对一些拥有特殊资源或特殊权力的部门和人员,尤其要制定细化的针对性监督制度,重点监管。

  她8年贪污近3700万公款

  值得注意的是,案发前系副科长的丘朝阳并未在基层法院受审,而是由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在南宁市中院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原因,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法院判决显示,丘朝阳此前先后担任南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主任、分管接待办的办公室副主任。而犯案的时间是从2007年10月到2015年10月,长达8年。

  在此期间,她利用管理单位公务接待工作及接待费用结算、报账的职务便利,在没有发生真实公务接待的情形下,先授意高新区管委会接待办工作人员在“经手人”“验收人”处签名,填写大量的空白报账单。

  此后,她向酒店、酒行负责营销的业务经理或者其他社会人员支付票面金额4%至15%不等的“税点”获取虚开发票。最后则是将虚开发票混入正常公务开支产生的发票通过报账单一同报账,进而非法套取公款。

  庭审现场庭审现场

  经司法鉴定及其本人确认,丘朝阳非法套取的公款合计人民币36807657.05元。她得款后,陆续开支给其亲友投资或个人使用。

  2015年9月,罪行终于暴露。此人在调查期间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本案事实,依法以自首论。案发后,其家属代为退出赃款312万元,她也当庭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综合以上情况,今天上午,法院最终依法以贪污罪判处这名女科长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500万。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2015年12月29日,南宁纪检监察部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市年度反腐情况时,就将丘朝阳列为典型的“小官大贪”。

  令政策仇和收的钱都没她多

  丘朝阳所敛的3700万到底有多少?看法新闻记者梳理了十八大以来获刑的85名省部级及以上高官收钱金额,发现这名女科长比其中的52只大老虎都多,仅次于宁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3886万)。

  至于这52只大老虎,分别是宋林、王阳、李成云、常小兵、郑玉焯、杨鲁豫、余远辉、盖如垠、何家成、杨栋梁、吕锡文、孙鸿志、徐建一、乐大克、徐钢、肖天、陈川平、隋凤富、令政策、仇和、杨卫泽、斯鑫良、秦玉海、梁滨、陈铁新、栗智、陆武成、韩学键、韩先聪、赵黎平、张力军、白云、王敏、冀文林、杨刚、李东生、谭栖伟、姚木根、郭有明、沈培平、祝作利、阳宝华、李崇禧、蒋洁敏、陈安众、陈柏槐、廖少华、季建业、倪发科、刘铁男、李达球、王素毅。

  看法新闻记者发现,类似丘朝阳这样的女性小官巨贪,此前也并不鲜见。比如在去年9月,《检察日报》就披露了扬州查办的3件基层财会人员贪污、挪用公款案,涉案4人均为女性,作案时均未超过30岁。

  其中,季月(1982年出生)、陈文(1988年出生)这俩“闺蜜”挪用公款4600余万元,以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分别获刑19年、14年。

  报道显示,扬州市江都区滨江新城农经站总账会计季月从小丧父,做事果断、精明干练,但一个男人的出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这个叫祝林的人谎称是富豪,以生意周转为由,向其提出借款千万。

  她想到“闺蜜”陈文是单位出纳,可以请其帮忙。祝林使用其惯用伎俩哄骗女孩,经常约二人逛街吃饭、购物,博取两人好感。终于,自2011年9月至2015年6月,二人经祝林指使,将滨江新城挪出的公款中的4600余万元借给祝林使用。

  2013年后,二人明知祝林已无法偿还所借数千万元公款后,索性自己在没人发现之前也好好享受一番,两人分别购买了近300万的别墅一栋,卡地亚、欧米茄名表,各种名牌化妆品、名包等等,恣意挥霍。

  小官巨贪的危害可能更广

  梳理以上两个案例,我们可以发现,这3名女干部虽然级别很低,但掌握的资源或者说权力很大,她们把这“权力”当作“寻租”的资本,如果不加以约束规范,极容易产生巨贪现象。这种腐败在某种程度上比“老虎”造成的危害更广,对党和国家肌体的侵蚀更烈。

  今年5月,重庆工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王仕勇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一些拥有特殊资源或特殊权力,易滋生“巨贪”的部门,尤其要制定细化的针对性监督制度,并加以落实,重点部门重点监管。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朱春奎在接受《人民论坛》采访时则表示,官员腐败不腐败,关键是看他手中权力是不是能够受到强有力的监督和有效的制度约束,而不应简单地看其级别。

  对此,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季乃礼认为,既然官员总会利用制度漏洞追求利益的最大化,那么就应该从制度入手,使得官员不能利用漏洞获利,从而消解所谓的权力魔杖效应。

  “反腐工作也要依靠人民”,王仕勇则认为,官员的一举一动都是置身于人民群众中的,是受人民监督的。所以,基层反腐也可以像社会综治工作一样,试行网格化管理,让人民对本网格内官员进行监督。